红楼梦诗选

   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 
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 
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 
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 
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 
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 
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 
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 
孝顺儿孙谁见了?
 

   枉凝眉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 
若说没奇缘, 
今生偏又遇着他; 
若说有奇缘, 
如何心事终虚话? 
一个枉自嗟呀, 
一个空劳牵挂。 
一个是水中月, 
一个是镜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禁得秋流到冬, 
春流到夏! 

   西江月 二首

      一
无故寻愁觅恨, 
有时似傻如狂; 
纵然生得好皮囊,
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庶务, 
愚顽怕读文章; 
行为偏僻性乖张,
那管世人诽谤! 

      二

富贵不知乐业, 
贫穷难耐凄凉; 
可怜辜负好时光,
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 
古今不肖无双; 
寄言纨裤与膏梁:
莫效此儿形状! 

   《好了歌》解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 
绿纱今又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 
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 
今霄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 
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 
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才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 

    乐中悲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 
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 
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 
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
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 
厮配得才貌仙郎, 
博得个地久天长。 
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 
终久是云散高唐, 
水涸湘江: 
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 
何必枉悲伤? 

   对 月 

未卜三生愿,
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
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
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
先上玉人楼。

   嘲顽石诗 

女娲炼石已荒唐,
又向荒唐演大荒。
失去本来真面目,
幻来新就臭皮囊。
好知运败金无彩,
堪叹时乖玉不光。
白骨如山忘姓氏,
无非公子与红妆。

  飞鸟各投林 

为官的,家业雕零; 
富贵的,金银散尽; 
有恩的,死里逃生; 
无情的,分明报应; 
欠命的,命已还; 
欠泪的,泪已尽; 
冤冤相报自非轻, 
分离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问前生, 
老来富贵也真侥幸。 
看破的,遁入空门;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文采风流 

秀水明山抱复回,
风流文采胜蓬莱。
绿裁歌扇迷芳草,
红衬湘裙舞落梅。
珠玉自应传盛世,
神仙何幸下瑶台!
名园一自邀游赏,
未许凡人到此来。

    好事终 

画梁春尽落香尘。
擅风情,秉月貌,
便是败家的根本。
箕裘颓堕皆从敬,
家事消亡首罪宁。
宿孽总因情! 

 

      护官符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聪明累 

机关算尽太聪明, 
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 
死后性空灵。 
家富人宁, 
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 
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忽喇喇似大厦倾, 
昏惨惨似灯将尽。 
呀!一场欢喜忽悲辛。 
叹人世,终难定!

 癞僧偈 

惯养娇生笑你痴,
菱花空对雪澌澌;
好防佳节元宵后,
便是烟消火灭时。